2018-09-27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179 浏览数

回想台湾二三事——学校邋遢老大爷

还是在台湾读书的时候,学校里面有个只穿短裤、T 恤衫、拖鞋(而且都是同一件,所以我闭上眼睛就能回想出来那身衣服),皮肤皱皱巴巴、不修边幅的老大爷。你可以脑补一幅在马路旁边下象棋的老大爷的图景。大爷的工作内容就是帮忙去邮局送送信、跑跑腿。

这老大爷是学校管注册、成绩单的大妈的老伴儿。关于这位大妈的背景,请见上一篇文章:http://ocweng.com/zh/?p=6060

后来听大妈提起了这位老大爷的来龙去脉,大妈说起来就十分不甘心,因为她差一点儿就当上将军夫人了。老大爷从前做到国军的上校军衔,是军法官,在部队里面那是前呼后拥的:长官好!长官好!上校离少将仅有一步之遥,可惜,三颗梅花扛了八年之后,在一场政治斗争当中被……斗下来了。。。

之后,有一次我跟老大爷说:上校好。老大爷害羞地挤出几个字: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我跟同学开玩笑:他炸的鸡块就可以说成是上校鸡块。

2018-09-27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111 浏览数

回想台湾二三事——学校大妈

在台湾读书的时候,有一次跟管理注册、成绩单的大妈(中尉军衔退役)侃大山,得知她的家族叫雾峰林家。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,就上网搜了一下。没想到是个这么显赫的家族,官商辈出,在朝当官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晋去,比大陆现在的什么富二代、军二代、官二代厉害得不是一点半点。

我一边阅读着百度百科词条,一边跟大妈讨论她的家族。我问她,林祖密是谁。她说林祖密是她外公。我又问林正亨是谁。她用十分(我描述不来)的表情,哎呀了一,说林正亨是她舅舅,当年国民党在台湾开始戒严的时候,第一个枪毙的就是他(殁年34岁)大妈接着说,你瞧瞧,他们那一家都不得善终,因为(忘了,我是真忘了),反正不是积极的评价。我接着往上查,果然几乎都不得善终,林祖密48岁被刺杀,其父林朝栋54岁短命病死,其父林文察36岁阵亡,其父林定邦斗殴被杀。

大妈的舅舅的家庭现在都在大陆,受到大陆多方嘉奖。大妈的母系家族也因为这件事情获得了不少好处。 继续阅读 »

2018-09-19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342 浏览数

中国人对于移民的态度

谈到中国人对于移民的态度,大抵有这么几类。但是福建人是个例外,特别是福州人,福州人中的长乐人。如果你们村子哪怕有一半的人走了,你也会跟着走的。

第一类,不知道什么是移民,对于外国的知识很匮乏。例如在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、广西的大山里面种梯田的。这类是信息闭塞型的。

第二类,中国底层民众,尤其是没受过高等教育,甚至连高中都没上过的,半文盲。你会指望半文盲了解中外经济、文化、社会形势,并且做对比吗?半文盲如何能够以自己的素养来判断什么是文明、什么是发达、什么是美?

第三类,这类人的人生,是不加思考的人生,能吃饱穿暖就不会想别的事情。以中国极其底层民众的思考水平,恐怕吃不饱穿不暖也会愿意做奴隶。可参考山西煤矿工人。

第四类,十分恋家,喜欢窝在自己的 comfort zone 里面。更有甚者,别说移民外国了,就连离开自己的老家都不愿意。 继续阅读 »

2018-09-16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360 浏览数

中国人的子女可以拿到几本护照?

这篇文章是从 realistic 的角度来写的,而不是从 idealistic 的角度。也就是说,从有可能存在的现实出发,而不是天马行空地臆想。

一个中国人移民到了加拿大,取得加拿大公民身份,跟一名移民到澳大利亚,取得澳洲公民身份的中国人结婚,他们二人在美国生下了孩子。这个情况是个十分 realistic 的情况。那么,这个孩子一落地就可以拥有的旅行文件有:

1、美国护照:Jus soli 原则

2、加拿大护照:Jus sanguinis 原则

3、澳洲护照:Jus sanguinis 原则

4、新西兰护照或者新西兰绿卡:Jus sanguinis 原则。 继续阅读 »

2018-08-15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379 浏览数

为什么要移民

如果是在中国的政界做到一定地位的人,没必要移民,就算只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、书记,那也是一方豪强。如果生意都在中国,像马云、李彦宏、王健林……也没必要移民。不是有越来越多的富人因为不想给美国交税而放弃美国籍了吗,只要你去过美国,你肯定能回忆起来 DS-160 表格问的那个问题:“你是否曾经因为避税而放弃美国公民身份?”如果是体育健儿,那估计也没必要移民,在中国靠着奥运冠军身份捞广告费、拍片子什么的,可比在发达国家容易多了。在美国,谁会在乎林丹、孙杨,他们的华人身份说不定还是反作用,白人可不会让华人发达起来。如果是只在中国才能捞到大钱的影视明星、民族唱法歌手,估计也没必要移民,你看那房祖名不是都放弃美国籍了吗。并且,这些上层人士,只要想移民,都是可以分分钟通过投资移民走人的。

但 Ocean 是个屌丝,我买东西要看价钱,我对于价格敏感。在中国,并没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(人少成不了阶级),衣食无忧也有可能是个穷人,因为这太容易满足了。

在中国,只有在北京、上海才可以享受到一流的资源,就连广州、深圳跟这两个城市的差距都是巨大的。我不是北京人、上海人,我没有祖上传下来的在北京、上海的房子。我也没有一个好爸爸可以给我在这两个城市买房子, 继续阅读 »

2018-08-06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597 浏览数

既有更惨,也有最惨

过去的几年,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许多外国朋友,我就想了解一下他们国家的情况如何,人民生活得如何。我就搜索了一下他们国家的平均年收入,也就是 GNI (nominal, Atlas method) per capita,数据来自世界银行,是 2017 年数据,数字单位为美元。再结合我对于这些国家的一些认识。如果一眼就能看出收入低,我就不特别说“收入低”这三个字了。

高收入国家(High-income group)

美国:58270 。这个国家的许多神学院,都希望毕业生 return to their home countries 。反正我觉得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说,不太厚道。你们就是把人家往火坑里推。但我想,如果是来自瑞士(年收入 80560 )、挪威(年收入 75990 )的学生,心境就是另外一副模样了。

新加坡:54530 。地方小,竞争压力大,想逃离城市都没有农村可以逃。新闻媒体管控得厉害,人民言论的自由度堪忧。想住大 House,自由自在驰骋在宽阔的马路上,不可能。 继续阅读 »

2018-07-10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736 浏览数

一个人开车横穿美国三万里

因为种种的原因,我现在不想在美国继续待下去了,在回国之前,我不知道做什么,又不想就这样把车子卖了就回去。于是我就想看看自己能开多远,因为美国高速基本上都是免费的,油价又这么便宜,回国是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地开。这样,我就从2月28日中午开始,从 Glenside, Philadelphia,一路向西,展开了一场难忘的旅程。因为车子保险是到 3 月 31 号就失效了,我在 3 月 26 号开到 San Diego, CA 的一家 Carmax 把它给卖掉了。然后步行走到墨西哥的蒂华纳(Tijuana)待了三日,在这里坐灰机灰回国。总共驾驶里程 9000 多英里,合 15000 多公里。

【所到之处】从宾夕法尼亚州(Pennsylvania)开始,途经俄亥俄州(Ohio)、密歇根州(Michigan)、伊利诺伊州(Illinois)、印第安纳州(Indiana)、肯塔基州(Kentucky)、密苏里州(Missouri)、阿肯色州(Arkansas)、密西西比州(Mississippi)、路易斯安那州(Louisiana)、德克萨斯州(Texas)、新墨西哥州(New Mexico)、科罗拉多州(Colorado)、犹他州(Utah)、亚利桑那州(Arizona)、内华达州(Nevada),终点是加利福尼亚州(California)。一共17个州。 继续阅读 »

2018-02-23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3,132 浏览数

拜谒魏司坚(Vos)墓地

我是个 10 年的墓地爱好者。这次,我拜谒的是改革宗圣经神学之父魏司坚( Geerhardus Vos,1862—1949)的墓地。他埋葬的墓地虽然有名字,叫 Griffin Cemetery,在宾州的 Roaring Branch(搜索相关信息的时候要加上 PA,或者其他比较 distinctive 的信息才能搜到),但是这个墓地太偏僻,所在的地方也太小(估计连个村子都够不上),Wikipedia 的介绍只有一句话:“Roaring Branch is an unincorporated community in Tioga and Lycoming Counties in Pennsylvania.” 不管是 Google map 还是 Waze 都无法像其他的地名那样,输入了墓地名字之后一下子就能找到是在哪里。我输入了各种地址都无法定位到,最后抱着试试看的心,用经纬度看看能不能定位到,找到路线, 41.568579, -76.948761,没想到 Waze 可以识别(我不用 Google map 导航)。 继续阅读 »

2014-09-03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2,961 浏览数

收到总统府寄来的马英九签名玉照

再过几年,伟大的民国总统换届选举,小马哥的可就成绝版了,所以赶快趁着在台湾的机会,要一张签名照。是去总统府网站上的民意信箱写的信。

今天下午,正在图书馆制作 Flash Card,做的热火朝天,有人告诉我说总统府给我寄信来了,俺就知道小马哥玉照来了!!

(P.S. 这张照片哪儿都能寄到,唯独就是寄不到中国。)

马总统还祝我学业精进、健康快乐呢!!

继续阅读 »

2014-06-18浪迹江湖

0条评论 1,961 浏览数

见见方济各

时间:2014年5月21日上午
地点:梵蒂冈
人物:我自己
提示:点击图片可以放大

那个加州老头坐船去西西里岛,所以只剩我一个人吃早餐。说实话,Carlo他家提供的早餐很简单,咖啡、现烤面包+黄油、果汁、小面包夹果酱的……不过非常抗饿。我一般早上9点出门,玩到快吃晚饭才有饿意,买回一盒意面还吃不完。但是水是必须喝的,别担心上厕所,渴了就喝,我在家喝水,一会儿就得跑一趟厕所,在这儿喝多少都不想上,体力消耗太大。

因为今天是周三,要去见方济各了。我作为一个新教徒,并且是很注重新教教义与天主教教义区别的那种新教徒,在新教内部也是极力维护新教教义正统性的那种保守派新教徒,与新派/自由派的更是泾渭分明地划清界限,为什么要跳跃性这么大,去见天主教的教宗呢?加州老头也问我是Catholic 吗?

如果非要原因的话,除了教宗是个大人物之外,为什么非要见这位教宗?请参考我去年翻译的这篇新闻稿第一段的前两句:《新教宗方济各为何使诸多福音派领袖兴奋不已》(http://ocweng.com/zh/?p=1538继续阅读 »

直升飞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