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主後 2016/12/5廢話連篇

【回憶錄】我就是這樣逃了高中軍訓和大學軍訓

可愛的 Ocean 正在準備期末考試,一大堆東西背的想吐血,想找點兒別的事情做做。我過去的學校生活一直豐富多彩,腦洞大開,有一大堆東西可以寫。所以我現在就來寫個微型回憶錄,說說我是怎麼在上高中、大學的時候,逃了幾乎所有中國學生都逃不掉的軍訓。

我是在 2006 年上高中,這時候我 14 歲。軍訓一共 7 天,我漸漸發現這差事不好玩,所以就挖空心思琢磨怎麼能逃掉它。於是,有一次中間休息的時候,我就去廁所了,偷著用手指頭摳嗓子眼。玩過這東西的人都知道,只要摳到噁心的時候,自然就會吐出來一大堆八寶粥似的東西,不僅如此,還會伴隨著 「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」 附加紅彤彤、泛著淚花的眼眶。我在完成了以上任務之後,叫一起跟我上廁所的同學去告訴班主任,說我身體嚴重不舒服。班主任看到我這德性,就直接讓我回家了。後來我又把自己摳吐了一次,在家又呆了一天,第二天也沒去(就說在家打吊瓶)。

我是在 2009 年上大學,軍訓是 2010 年,一共 11 天。因為是大學,對軍訓的要求比高中嚴格,軍訓還算學分,所以這時候就得玩點兒高級的了。當然總得裝兩天,第一天我很老實,第二天上午也很老實,但是下午我就開始演上戲了,說頭暈什麼的(伴隨著各種愴然而涕下的表演),還獲得了一塊巧克力。於是,就這樣在旁邊的馬路牙子上,坐了一下午。邊坐著,邊琢磨怎麼逃掉以下幾天,我琢磨出來了。

解散之後,我立即坐車去了市醫院,掛了骨科的號,跟大夫說我的左手手骨頭(不能是右手,我不是左撇子)傷到了出問題了。大夫就給我開了一張診斷,說我左手手骨頭傷到了需要休息半個月。回去我買了紗布,就把整個左手給纏上了,還吊在脖子上面。第二天,我吊著手,拿著診斷單,去找輔導員,說我昨天軍訓太累,下樓梯的時候摔下去了,我要申請見習。見習就是別人軍訓,我只要到場,在旁邊看著他們就行了,喜歡坐著就坐著、喜歡站著就站著。然後,輔導員就批准我見習了。接下來的 9 天我就是在旁邊坐著、插耳機聽音樂、啃雞爪、跟門衛大叔聊天(聊高興了就給大叔買個冰淇淋),下雨了他們在外面一樣訓,但是我就可以去門衛室坐著。整個中文系的人都恨我。

但我也是造福了別人的,每天在早飯之前有早操,食堂的位子總是爆滿,還有就是買早飯要排隊的。我就主動每天早上提前為全寢室的室友占食堂位子、把她們的早飯都買完。這有可能是我寢室里沒出叛徒的原因。

雖然我當的是逃兵,但我還是被學校評為軍訓標兵了。是檢查內務,參加軍訓的學生一共 2000 多人,只能有 2 個寢室(12人)獲得該獎項,一個人的內務好還不算,要整個寢室都好,要獲獎太難了。但是,我的寢室就獲得這個獎項了。我個人是怎麼做的呢?我嫌被子太厚、太軟、很難疊成豆腐塊,於是我就把褥子給當成被子給疊了,還在裡面塞了幾本書。也許他們分不清什麼是被子、什麼是褥子吧。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於主後2016-12-05 20:21由 Ocean Weng 發表, 您可以在註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轉載,還可通過RSS 2.0訂閱此日誌的所有評論。

0評論

我要評論 »

直升飛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