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主后 2018/2/23古圣先贤

拜谒魏司坚(Vos)墓地

我是个 10 年的墓地爱好者。这次,我拜谒的是改革宗圣经神学之父魏司坚( Geerhardus Vos,1862—1949)的墓地。他埋葬的墓地虽然有名字,叫 Griffin Cemetery,在宾州的 Roaring Branch(搜索相关信息的时候要加上 PA,或者其他比较 distinctive 的信息才能搜到),但是这个墓地太偏僻,所在的地方也太小(估计连个村子都够不上),Wikipedia 的介绍只有一句话:“Roaring Branch is an unincorporated community in Tioga and Lycoming Counties in Pennsylvania.” 不管是 Google map 还是 Waze 都无法像其他的地名那样,输入了墓地名字之后一下子就能找到是在哪里。我输入了各种地址都无法定位到,最后抱着试试看的心,用经纬度看看能不能定位到,找到路线, 41.568579, -76.948761,没想到 Waze 可以识别(我不用 Google map 导航)。

心意 already 了,but 行动还 not yet。去了花店,发现有郁金香,就买了一盆郁金香 🌷,当做对改革宗圣经神学之父的献礼和敬意,驱车北上,高速单程要开 3 个小时多一点,将近 200 miles。

Princeton Seminary 的人一般都埋在 Princeton Cemetery,Hodge、Warfield、Metzger 都埋在那里,Vos 逝世于 Grand Rapids,之前又在加州的 Santa Ana 住了八年,为什么不埋在这三个地方,而是要埋在宾州北部山区的一个仅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微型村子呢?是因为他喜欢来 Roaring Branch 这个地方避暑,他跟妻子 Catherine 在此买了房产,来这里避暑避了 20 多年,他在这里读书写作、吟诗作词的(他喜欢写诗歌,大多数人只知道他是个难懂的神学家)。我估计他是喜欢这里的人烟罕至的环境吧,就是不喜欢被打扰吧。


这个叫 Roaring Branch 的地方(其实就是个山村)相当荒凉了,当然是在人气度方面,如果是从颜色说来,现在哪里都是很荒凉的。现在还没进入春天,如果进入春天之后,漫山遍野都是绿色,树上也长满树叶,那就好看多了,绿意盎然的。

刚开进山里,手机就没信号了(我心里嘀咕着,住在这里有没有 wifi?),但我知道继续往前一直开就是了,反正是最后一段路了,没多少人的地方,马路也不复杂,村里就那几条路。从大路开进了村里的水泥路,从村里的水泥路再开到墓地,要冲上这个斜坡。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越野车这个东西了。

思想影响了无数后世子孙、改革宗学子,开创了改革宗圣经神学体系,并且也影响着今日的华人教会,这位老祖宗、前辈的前辈,就睡在这片深山老林里,等候着主耶稣再来,复活升天。我猜,他选择埋在这里(师母在 12 年之前先回天家一步,葬在这里)的原因,也是不喜欢被人注意到吧。借此也可以一窥 Vos 的性格,他大概也是个喜欢隐居的人,甚至是个浪漫主义者?但是从现实上说来,人还是没法一辈子在这样的小山村里活着, Vos 也只是短期来度度假。所以我们一生的大部分时间,还是免不了要过喧嚣的“尘世”生活,只有回到天家的那一刻才算是歇了世上的劳苦。 P.S., 没有 Wifi 我会很难受很难受的。

当年举办葬礼的时候,Van Til 在这个地方讲道,经文是哥林多后书五章1节 “我们原知道,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,必得神所造,不是人手所造,在天上永存的房屋。” 一看到这节经文我就几乎要流出泪来。

来看看古圣先贤的遗迹,终极目标都是思想神在救赎历史上的作为,借此激励自己,更加爱慕神、渴慕神的话语。

曾经来东北宣教、开拓教会,在东北营口圣经学院教授系统神学,对赵中辉牧师和他为华人教会开创的翻译事工(现在的改革宗出版社)产生直接影响的魏司道(Vos. Jr, 魏司坚之子)的坟墓也在这里。他的墓志铭是:“死啊,你的毒钩在哪里。”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于主后2018-02-23 00:42由 Ocean Weng 发表, 您可以在注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转载,还可通过RSS 2.0订阅此日志的所有评论。

0评论

我要评论 »

直升飞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