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主後 2018/2/23古聖先賢

拜謁魏司堅(Vos)墓地

我是個 10 年的墓地愛好者。這次,我拜謁的是改革宗聖經神學之父魏司堅( Geerhardus Vos,1862—1949)的墓地。他埋葬的墓地雖然有名字,叫 Griffin Cemetery,在賓州的 Roaring Branch(搜索相關信息的時候要加上 PA,或者其他比較 distinctive 的信息才能搜到),但是這個墓地太偏僻,所在的地方也太小(估計連個村子都夠不上),Wikipedia 的介紹只有一句話:「Roaring Branch is an unincorporated community in Tioga and Lycoming Counties in Pennsylvania.」 不管是 Google map 還是 Waze 都無法像其他的地名那樣,輸入了墓地名字之後一下子就能找到是在哪裡。我輸入了各種地址都無法定位到,最後抱著試試看的心,用經緯度看看能不能定位到,找到路線, 41.568579, -76.948761,沒想到 Waze 可以識別(我不用 Google map 導航)。

心意 already 了,but 行動還 not yet。去了花店,發現有鬱金香,就買了一盆鬱金香 🌷,當做對改革宗聖經神學之父的獻禮和敬意,驅車北上,高速單程要開 3 個小時多一點,將近 200 miles。

Princeton Seminary 的人一般都埋在 Princeton Cemetery,Hodge、Warfield、Metzger 都埋在那裡,Vos 逝世於 Grand Rapids,之前又在加州的 Santa Ana 住了八年,為什麼不埋在這三個地方,而是要埋在賓州北部山區的一個僅有二十多戶人家的微型村子呢?是因為他喜歡來 Roaring Branch 這個地方避暑,他跟妻子 Catherine 在此買了房產,來這裡避暑避了 20 多年,他在這裡讀書寫作、吟詩作詞的(他喜歡寫詩歌,大多數人只知道他是個難懂的神學家)。我估計他是喜歡這裡的人煙罕至的環境吧,就是不喜歡被打擾吧。


這個叫 Roaring Branch 的地方(其實就是個山村)相當荒涼了,當然是在人氣度方面,如果是從顏色說來,現在哪裡都是很荒涼的。現在還沒進入春天,如果進入春天之後,漫山遍野都是綠色,樹上也長滿樹葉,那就好看多了,綠意盎然的。

剛開進山裡,手機就沒信號了(我心裡嘀咕著,住在這裡有沒有 wifi?),但我知道繼續往前一直開就是了,反正是最後一段路了,沒多少人的地方,馬路也不複雜,村裡就那幾條路。從大路開進了村裡的水泥路,從村裡的水泥路再開到墓地,要衝上這個斜坡。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越野車這個東西了。

思想影響了無數後世子孫、改革宗學子,開創了改革宗聖經神學體系,並且也影響著今日的華人教會,這位老祖宗、前輩的前輩,就睡在這片深山老林里,等候著主耶穌再來,復活升天。我猜,他選擇埋在這裡(師母在 12 年之前先回天家一步,葬在這裡)的原因,也是不喜歡被人注意到吧。藉此也可以一窺 Vos 的性格,他大概也是個喜歡隱居的人,甚至是個浪漫主義者?但是從現實上說來,人還是沒法一輩子在這樣的小山村裡活著, Vos 也只是短期來度度假。所以我們一生的大部分時間,還是免不了要過喧囂的「塵世」生活,只有回到天家的那一刻才算是歇了世上的勞苦。 P.S., 沒有 Wifi 我會很難受很難受的。

當年舉辦葬禮的時候,Van Til 在這個地方講道,經文是哥林多後書五章1節 「我們原知道,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,必得神所造,不是人手所造,在天上永存的房屋。」 一看到這節經文我就幾乎要流出淚來。

來看看古聖先賢的遺迹,終極目標都是思想神在救贖歷史上的作為,藉此激勵自己,更加愛慕神、渴慕神的話語。

曾經來東北宣教、開拓教會,在東北營口聖經學院教授系統神學,對趙中輝牧師和他為華人教會開創的翻譯事工(現在的改革宗出版社)產生直接影響的魏司道(Vos. Jr, 魏司堅之子)的墳墓也在這裡。他的墓志銘是:「死啊,你的毒鉤在哪裡。」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於主後2018-02-23 00:42由 Ocean Weng 發表, 您可以在註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轉載,還可通過RSS 2.0訂閱此日誌的所有評論。

0評論

我要評論 »

直升飛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