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主后 2018/7/27咬文嚼字

谈谈基督教翻译需要具备的能力

本文所说的翻译,指的是 translator(笔译),不是 interpreter(口译),source language(译入语)可以是任何一门语言,在本文中一般指的是英文。target language(译出语)也可以是任何一种语言,但在这里一般指的是中文。下面 Ocean 就谈谈基督教翻译需要具备(以及培养)哪些能力,是从自己翻译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。以下排名不分先后,都很重要。

第一,具备一定译入语的能力(例如英文),不要求精通。所谓的“一定程度”,指的是在阅读方面至少要达到一定水准,对写作、听力、口语则没有要求(如果不做口译的话),但是这些语言能力都是紧密联系起来的,如果写作、听力、口语好,阅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更何况阅读是这几项最容易拿分的部分。这里面说的达到一定水准,是指能够读懂细节,并不是仅仅了解大概含义,例如只看出作者的喜怒哀乐,同意还是不同意。也需要能够读出原文作者的语气、态度、节奏,但是对于总结(summary)、推断(inference) 等能力则不作要求。要读懂细节,读懂每个词语(但不一定要译出每个词语),这就要求译者的词汇量大,能够不花太多时间查词典就能知道作者是在说些什么。总是停下来查词典,很浪费时间。

第二,必须精通译出语(例如中文)。这里面指的精通,不是说随便请一位能看懂英文的中文母语人士就可以了,这个人需要具备优秀的中文写作能力,如果要从事文字事奉,也应当终身培养自己的中文能力。谈到中文水平,倘若读者只是为了弄懂作者大概在说些什么,这倒没有什么妨碍,请身边的朋友帮忙看一下即可,或者直接放在 Google 翻译里自己解决。不过,如果要出版一本可以拿到市面上销售的译本,就不能将通篇都是诘屈聱牙、不通文墨的译文拿出去贻笑大方、洋相百出了。

具备优秀的中文写作能力,是指具备写作任意一种中文文体的能力,例如,如果要翻译记叙文,译者首先就必须能独立写出行云流水(能搬得上台面)的记叙文。翻译诗歌对于语言的要求最高,如果书籍中出现了赞美诗,译者就需要用中文诗歌(或五言七言、或近现代诗歌……)的格式翻译出来。原文如果押韵,译文也要押韵。原文作者如果说个段子,译者最好也说个段子。优秀的中文写作能力,也要求译者对于中文的句子成分掌握得游刃有余,例如译文会出现歧义,如何调整语句消除歧义,同时还能保证信达雅,这就需要一定写作功底。

第三,应当知道译出语的用词差异。同样是中文,大陆人的中文,台湾人的中文,香港人的中文,表达习惯和用词均有差异。这里用大陆人和台湾人的中文举例子。如果为大陆出版社翻译书籍,最好要用大陆人的中文表达习惯和用词,为台湾的出版社翻译书籍,最好要用台湾人的中文表达习惯和用词……例如 Ethiopia 这个国家,如果给大陆出版社翻译,要翻成“埃塞俄比亚”,给台湾出版社翻译,则要翻成“衣索比亚”。积累不同的表达方式,这个就需要平常多阅读对方所出的书籍,浏览对方的网站、论坛,收看对方的电视台等等,最好在当地有求学、生活经历。

第四,译者必须是基督徒,且有长期在中文教会聚会的背景。翻译是 Rewrite 。翻译基督教文章、书籍,例如神学、释经、灵修……就是用中文把这些书籍重新写一遍。译者如果不是基督徒,不会翻译(写)得精确,也不会翻译(写)出感情来。这是说,首先,非信徒没有教会生活背景,不懂得信徒使用的“行话”,而这个问题并不是仅仅用一张“行话”术语对照表就能够解决的,这些“行话”只有在长期的教会生活中才能够知道如何使用,有些对于初信主的信徒来说也是一头雾水。更何况在翻译的时候,需要大量运用圣经的惯用语,基督徒常年累月大量读经,自然知道怎么来说。基督徒每周都做礼拜,听讲道耳濡目染,自然知道一些词句怎么表达。其次,非信徒不信神,不敬畏神,也自然不会采用谦卑、虔诚、敬畏的语气来写作译文,那么基督徒读起来觉得就很怪异。另外,就拿翻译书籍、文章中的祷告词来说,非信徒都没有做过祷告,又怎么能用中文写出祷告词来?

第五,应当具备中文神学教育背景(或翻译这本书所需要的对应专业背景)。如果没有神学背景,则需要大量(或有一定阅读量)阅读过从事基督教文字事工的前辈翻译的中文神学、释经、辅导……书籍,以及华人神学家、牧者写作的神学著作等等。因为如果要翻译专业神学、释经……书籍,仅仅在教会听讲道是不足够的,仅仅有英文神学院教育经历也不够(如果对中文语境下的神学惯用表达知之甚少的话),你要知道这个专业用词在中文语境之下,惯常对应的是什么。否则用词就不精确、不专业。这里指的是惯常用法,如果一个词语没有前人翻译过,你就可以首创。另外,好玩的是,如果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,译者说不定还能揪出原作者的一些错误呢。

第六,应当了解一些翻译理论,并且有融会贯通,随机应变的能力。学习翻译理论,可以知道某种句式在某种情况下怎么翻译。如何避免出现“翻译腔”。虽然不是所有译者都有机会、精力、时间、财力去读翻译专业,但是了解一些翻译理论,会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,可以让你知道怎么翻,怎么才能避免把中文给欧化了,在中文的习惯中,外文的哪些成分不应该存在。将理论知识应用在翻译工作中,采用的是演绎法,需要在翻译的实务操作经验中慢慢磨合,我不知道做翻译是否需要天分,但我觉得语感这东西挺重要的,翻译的时候,拿过来一句话,知道怎么翻译,知道取舍,不是硬生生将翻译理论填进去就能生产出好译文。英文句子一般都非常长,译成中文就需要断成数句中文短句,就需要感知到中文的节奏。

第七,应当有毅力。这是说译者不仅要有语言功底,不仅要掌握翻译技巧,还要实际作出成果来,不能只是空谈。翻译这个活计,要求大脑长时间高速运转,无论是脑力还是体力的消耗都特别大。可以试试,拿一本英文书,在阅读的过程中,一句一句地把中文的意思给想出来(并且要想成达意、流畅的中文),看能坚持多久。另外,就是用中文读书,很多人尚且都没有耐心从头读到尾,更何况是读外文书,连标点符号都要注意到,甚至连格式杂乱的注释也要顾及。就算不要求你从英文想成中文,也不要求你读外文书,只是给你一本中文书,让你坐在电脑面前只是打字,如果只是要求在一两天的时间内打出很多字,相信很多人都能做到,但如果要求你每天打 2000 字,连续打上一个月(可以休假)呢?这也才不到 5 万字而已。

第八,其他。首先,译者必须有时间观念,要在截稿日期之前将稿件交给编辑。就算翻译技巧再精湛,语言功底再深厚,总是拖稿、耽误出版进度,这是万万说不过去的,影响下次合作。其次,译者要有一个好身体,身体不好影响心情,心情不好影响译稿质量,翻译是体力活,身体不好或者有病了就很难翻。其实,就算身体好也不太容易翻。另外,如果译者翻得好,而原文写得不好,读者一般不会认为是译者的功劳,如果原文就写得逻辑漏洞百出、深奥无比、难以理解,就算翻译得信达雅了,读者读不懂,反倒要怪罪到译者头上。这活真是不好干。最后,从事基督教翻译的译者,应当真心喜欢翻译,喜欢基督教学术,并且有呼召作为神的器皿,给华人教会传播属灵资源,最好在翻译之外有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全职工作(或者有人可以养你),要不然,领着这么微薄的报酬(廉价劳动力),从事着这么卖命的工作,还没有别的收入来源,真是无法想象的。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于主后2018-07-27 10:01由 Ocean Weng 发表, 您可以在注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转载,还可通过RSS 2.0订阅此日志的所有评论。

0评论

我要评论 »

直升飞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