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主後 2018/7/27咬文嚼字

談談基督教翻譯需要具備的能力

本文所說的翻譯,指的是 translator(筆譯),不是 interpreter(口譯),source language(譯入語)可以是任何一門語言,在本文中一般指的是英文。target language(譯出語)也可以是任何一種語言,但在這裡一般指的是中文。下面 Ocean 就談談基督教翻譯需要具備(以及培養)哪些能力,是從自己翻譯的過程中總結出來的。以下排名不分先後,都很重要。

第一,具備一定譯入語的能力(例如英文),不要求精通。所謂的「一定程度」,指的是在閱讀方面至少要達到一定水準,對寫作、聽力、口語則沒有要求(如果不做口譯的話),但是這些語言能力都是緊密聯繫起來的,如果寫作、聽力、口語好,閱讀也不會差到哪裡去,更何況閱讀是這幾項最容易拿分的部分。這裡面說的達到一定水準,是指能夠讀懂細節,並不是僅僅了解大概含義,例如只看出作者的喜怒哀樂,同意還是不同意。也需要能夠讀出原文作者的語氣、態度、節奏,但是對於總結(summary)、推斷(inference) 等能力則不作要求。要讀懂細節,讀懂每個詞語(但不一定要譯出每個詞語),這就要求譯者的辭彙量大,能夠不花太多時間查詞典就能知道作者是在說些什麼。總是停下來查詞典,很浪費時間。

第二,必須精通譯出語(例如中文)。這裡面指的精通,不是說隨便請一位能看懂英文的中文母語人士就可以了,這個人需要具備優秀的中文寫作能力,如果要從事文字事奉,也應當終身培養自己的中文能力。談到中文水平,倘若讀者只是為了弄懂作者大概在說些什麼,這倒沒有什麼妨礙,請身邊的朋友幫忙看一下即可,或者直接放在 Google 翻譯里自己解決。不過,如果要出版一本可以拿到市面上銷售的譯本,就不能將通篇都是詰屈聱牙、不通文墨的譯文拿出去貽笑大方、洋相百出了。

具備優秀的中文寫作能力,是指具備寫作任意一種中文文體的能力,例如,如果要翻譯記敘文,譯者首先就必須能獨立寫出行雲流水(能搬得上檯面)的記敘文。翻譯詩歌對於語言的要求最高,如果書籍中出現了讚美詩,譯者就需要用中文詩歌(或五言七言、或近現代詩歌……)的格式翻譯出來。原文如果押韻,譯文也要押韻。原文作者如果說個段子,譯者最好也說個段子。優秀的中文寫作能力,也要求譯者對於中文的句子成分掌握得遊刃有餘,例如譯文會出現歧義,如何調整語句消除歧義,同時還能保證信達雅,這就需要一定寫作功底。

第三,應當知道譯出語的用詞差異。同樣是中文,大陸人的中文,台灣人的中文,香港人的中文,表達習慣和用詞均有差異。這裡用大陸人和台灣人的中文舉例子。如果為大陸出版社翻譯書籍,最好要用大陸人的中文表達習慣和用詞,為台灣的出版社翻譯書籍,最好要用台灣人的中文表達習慣和用詞……例如 Ethiopia 這個國家,如果給大陸出版社翻譯,要翻成「衣索比亞」,給台灣出版社翻譯,則要翻成「衣索比亞」。積累不同的表達方式,這個就需要平常多閱讀對方所出的書籍,瀏覽對方的網站、論壇,收看對方的電視台等等,最好在當地有求學、生活經歷。

第四,譯者必須是基督徒,且有長期在中文教會聚會的背景。翻譯是 Rewrite 。翻譯基督教文章、書籍,例如神學、釋經、靈修……就是用中文把這些書籍重新寫一遍。譯者如果不是基督徒,不會翻譯(寫)得精確,也不會翻譯(寫)出感情來。這是說,首先,非信徒沒有教會生活背景,不懂得信徒使用的「行話」,而這個問題並不是僅僅用一張「行話」術語對照表就能夠解決的,這些「行話」只有在長期的教會生活中才能夠知道如何使用,有些對於初信主的信徒來說也是一頭霧水。更何況在翻譯的時候,需要大量運用聖經的慣用語,基督徒常年累月大量讀經,自然知道怎麼來說。基督徒每周都做禮拜,聽講道耳濡目染,自然知道一些詞句怎麼表達。其次,非信徒不信神,不敬畏神,也自然不會採用謙卑、虔誠、敬畏的語氣來寫作譯文,那麼基督徒讀起來覺得就很怪異。另外,就拿翻譯書籍、文章中的禱告詞來說,非信徒都沒有做過禱告,又怎麼能用中文寫出禱告詞來?

第五,應當具備中文神學教育背景(或翻譯這本書所需要的對應專業背景)。如果沒有神學背景,則需要大量(或有一定閱讀量)閱讀過從事基督教文字事工的前輩翻譯的中文神學、釋經、輔導……書籍,以及華人神學家、牧者寫作的神學著作等等。因為如果要翻譯專業神學、釋經……書籍,僅僅在教會聽講道是不足夠的,僅僅有英文神學院教育經歷也不夠(如果對中文語境下的神學慣用表達知之甚少的話),你要知道這個專業用詞在中文語境之下,慣常對應的是什麼。否則用詞就不精確、不專業。這裡指的是慣常用法,如果一個詞語沒有前人翻譯過,你就可以首創。另外,好玩的是,如果有一定的專業知識背景,譯者說不定還能揪出原作者的一些錯誤呢。

第六,應當了解一些翻譯理論,並且有融會貫通,隨機應變的能力。學習翻譯理論,可以知道某種句式在某種情況下怎麼翻譯。如何避免出現「翻譯腔」。雖然不是所有譯者都有機會、精力、時間、財力去讀翻譯專業,但是了解一些翻譯理論,會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,可以讓你知道怎麼翻,怎麼才能避免把中文給歐化了,在中文的習慣中,外文的哪些成分不應該存在。將理論知識應用在翻譯工作中,採用的是演繹法,需要在翻譯的實務操作經驗中慢慢磨合,我不知道做翻譯是否需要天分,但我覺得語感這東西挺重要的,翻譯的時候,拿過來一句話,知道怎麼翻譯,知道取捨,不是硬生生將翻譯理論填進去就能生產出好譯文。英文句子一般都非常長,譯成中文就需要斷成數句中文短句,就需要感知到中文的節奏。

第七,應當有毅力。這是說譯者不僅要有語言功底,不僅要掌握翻譯技巧,還要實際作出成果來,不能只是空談。翻譯這個活計,要求大腦長時間高速運轉,無論是腦力還是體力的消耗都特別大。可以試試,拿一本英文書,在閱讀的過程中,一句一句地把中文的意思給想出來(並且要想成達意、流暢的中文),看能堅持多久。另外,就是用中文讀書,很多人尚且都沒有耐心從頭讀到尾,更何況是讀外文書,連標點符號都要注意到,甚至連格式雜亂的注釋也要顧及。就算不要求你從英文想成中文,也不要求你讀外文書,只是給你一本中文書,讓你坐在電腦面前只是打字,如果只是要求在一兩天的時間內打出很多字,相信很多人都能做到,但如果要求你每天打 2000 字,連續打上一個月(可以休假)呢?這也才不到 5 萬字而已。

第八,其他。首先,譯者必須有時間觀念,要在截稿日期之前將稿件交給編輯。就算翻譯技巧再精湛,語言功底再深厚,總是拖稿、耽誤出版進度,這是萬萬說不過去的,影響下次合作。其次,譯者要有一個好身體,身體不好影響心情,心情不好影響譯稿質量,翻譯是體力活,身體不好或者有病了就很難翻。其實,就算身體好也不太容易翻。另外,如果譯者翻得好,而原文寫得不好,讀者一般不會認為是譯者的功勞,如果原文就寫得邏輯漏洞百出、深奧無比、難以理解,就算翻譯得信達雅了,讀者讀不懂,反倒要怪罪到譯者頭上。這活真是不好乾。最後,從事基督教翻譯的譯者,應當真心喜歡翻譯,喜歡基督教學術,並且有呼召作為神的器皿,給華人教會傳播屬靈資源,最好在翻譯之外有一份能夠養活自己的全職工作(或者有人可以養你),要不然,領著這麼微薄的報酬(廉價勞動力),從事著這麼賣命的工作,還沒有別的收入來源,真是無法想像的。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於主後2018-07-27 10:01由 Ocean Weng 發表, 您可以在註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轉載,還可通過RSS 2.0訂閱此日誌的所有評論。

0評論

我要評論 »

直升飛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