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»
2018-08-02八国联军

英语是一门如此奇怪的语言

自打几年前从英语这个圈子里面伸了一只红杏出去,就陆陆续续地被若干门名词分男、女、不男不女……以及其他在只学过英语的人看来不太正常的语言轰了一炮又一炮(学了一门又一门)。“学过”和“学了”一门语言,是一种非常不精确的概念,语言这个东西,打打嘴炮简单,说说这个语言的一些特征、演变,也简单。但如果要真正能学到拿过一篇文章来能看懂,那就不容易了,更别说听力、口语、写作。学到精通水平(至少能用这门语言在以这门语言授课的高校读书)也是学过,只会说 Hola、gracias,再 jajajajaja 几句也是学过。如果不算上我现在正经要学的这门语言(教材都是巴黎法语,但我暗中独尊 Quebec 法语),我可以写在简历上的语言有三门,Mandarin(5级,Native 水平,东北人没有方言)、English(3级, Professional Working 水平)、Biblical Greek(2级,Limited 水平,下简称 Greek)。我不能写在简历上的语言有 Biblical Hebrew、Modern German(虽然是 Modern 但只背过那本 German for Reading)、Latin、Sahidic Coptic。跟这些语言比较起来,直到近两年才发现,英语才是一门如此不正常、奇怪的语言。

提纲挈领的理念是:英语是我这辈子学过的最后一门简单的语言了。每当开拓进入一个新的世界,间或就会忍不住地来黑一黑英语。

第一,英语的名词没有性别之分,这辈子学过的最后一门没有性别的语言了吧。

Greek、German、Latin 分阳性、阴性、中性。上面我提到的其他几门分阴性和阳性。据我所知,俄语、西班牙语、葡萄牙语、意大利语、荷兰语、阿拉伯语……这些你能叫得上名字的语言,名词都有性别之分。

不是仅仅记住性别就好了,除了要拨出时间记忆性别之外,还有其他跟性别联系在一起的烦心的事呢。

第二,英语的名词不需要变格(Declension)

变格是典型的屈折语(inflectional language)特征。意思是在这个名词的某个部分(一般是词尾)变来变去的,来表达意思。Greek、Latin、German 都需要变格。在需要变格的语言中,以一种概念来说,常见的格有 Nominitive(主格,第一格)、Genitive(属格,第二格)、Dative(与格,第三格)、Accusative(宾格、第四格)、Vocative(呼格)。也有其他的语言学理论,用其他方法来诠释变格,但本篇文章不是说变不变格,而是说英语跟它们相比有多么奇怪。

首先折腾人的是变词典形式(lexical form)。先拿德语和英语比较。英语 I give your son a book 。your son 和 book 都是 lexical form ,直接拿出来就行了,很容易。但是在德语中,这个 a book 要变成第四格,your son 要变成第三格。俗称的“人三物四”。然后是希腊语,I see a man ,希腊语的这个 man 要变成第四格 ἄνθρωπον,不能直接词典形式 ἄνθρωπος (单数第一格)。

其次折腾人的是,英语复数加个 s、es 就行了,其他例外的不多。但是在屈折语中,单数要变格,复数也要跟着变格,例如我看见了好几个男人,希腊语的好几个男人作为复数,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变成 ἀνθρώπους 。如果是好几个男人看见了我,恢复到 N 格就是 ἄνθρωποι 。

然后呢,在某些固定的情况下要用某些固定的格。

接下来,在德语和希腊语中,介词(preposition)+名词,名词是要变格的,例如 ἐν 引起 D 格,ἀπό 引起 G 格。παρά 可以引起 G、D、A 格,具体要看你要表达什么意思。德语 aus、nach 引起 D 格,zwischen、unter、neben 这些在不同的情况下分别引起 D 或 A 格。

不同性别的变格,体系还不一样。如果我看到了一个女人,这个就要用女人(阴性名词体系)的变格,跟阳性是不通用的(除了少数个别现象)。另外,中性也有自己的一套体系,希腊语是【大致】糅合了阳性和阴性,再变一下。

法语的名词没有变格,不用单复数变格,介词后面也就不用引起格。

第三,英语的冠词(Articles)简单

英语的不定冠词(Indefinite Article),就两个 a, an。定冠词(Definite Article)就一个 the。都没有性别之分,不需要变格。

举例说明,德语的不定冠词 N 格原形(阳阴中顺序) ein eine ein,G 格变成了 eines einer eines ,D 格 einem einer einem ,A 格 einen eine ein 。定冠词 der die das ,然后再根据格来变,复数是 die der den die 。

希腊语只有定冠词的 the ,比德语还玩出了许多花样,下面就按照阳阴中的顺序来还原一下,先说说单数,N 格 ὁ ἡ το ,G 格 του της του ,D 格 τῳ τῃ τῳ ,A 格 τον την το 。复数,N 格 οἱ αἱ τα ,G 格 των των των ,D 格 τοις ταις τοις ,A 格 τους τας τα 。

跟上面那两门比起来,法语简单许多,不需要变格,只需要注意阴阳性(没有中性),不定冠词 un、une ,定冠词 le la 复数变成 les 。

拉丁语没有 Articles 。

第四,英语的动词变位可以忽略不计

英语的动词,只需要在第三人称单数加个 s ,过去时都加个 ed,例外的不多。

分词的话,ing 和 ed 搞定。

至于其他语言的动词,😱 。

第五,貌似只有英语没有大舌音、小舌音这些东西

其他的语言在 R 这方面都挺折腾人的。小舌音还好说一些,大舌音……🤦‍♀️

第六,英语单词发音极其不规律

这是英语唯一值得骄傲的难点,但也能说明这门语言到底有多么奇怪了。

英语发音要依赖音标,给你一个从前没学过怎么读、也不能从词形上来推断发音的单词,你就不会读了,得去查音标。其他语言不是这样,见字即读。

不过,法语读句子(听力)还是要比英语听力难 N 倍。英语好歹你知道单个的单词怎么读,就能听懂句子,英语也老老实实地把词尾的辅音读出来,并且也只是偶尔连读而已。世界上怎么还有法语听力这么虐人的东西……

第七,英语单词的来源五花八门

这个词来自法语、那个词来自拉丁语、那个词来自希腊语……跟杂交水稻似的。

第八,句法简单

至少不会像德语那样把动词放到从句的最后面,

德语还有可拆分前缀动词这种东东,例如 finden 的意思是 find ,加上 statt 变成 stattfinden 的意思是 occur 、take place 。在一些情况之下变位使用 stattfinden 的时候,要把这个词拆开,先把 finden 的变位形式说出来,在句子末尾把 statt 说出来。前面说一半,后面说一半。你一半,我一半,我们是快乐的小伙伴。在其他的一些情况之下又不用拆分了。

等听到了末尾,前面就……忘了。。

第九,英语的脑袋上面没有东西在飘

就是这些东西,法语 è é ê ô ï、德语 ö ü ä,希腊语脑袋上还有一大堆忽略不计(现代希腊语省略了很多但还有个重音)。

这些东西在动词变位,或者名词变格的时候,德语的 a 有时候会变成 ä ,法语动词变位时候的那个斜线乱飘。

第十,英语最奇怪的地方就在于

相比之下,你如果只懂英语这门语言,不懂其他语言,足够你追求钱途,山姆大叔家有的是钱。但是,你如果只懂其他语言,不懂英语这门语言(没有学好);或者你“懂了”、“学过”、“学了”一大堆其他的语言,但是英语却没有学到出神入化的境界,那你大概是没什么发展的。

|2|1


提示 »

本文于公元2018-08-02 18:55由 Ocean 发表, 您可以在注明源地址及作者的前提下转载,还可通过RSS 2.0订阅此日志的所有评论。

0评论

我要评论 »

直升飞机